国学考级
首页 > 学术 > 精选文章 > 文章详情
王苍龙:道德养成是靠社会还是靠自觉?
    2017-08-17 10:20:46   阅读(1800)

图为江苏省南京市夫子庙大成殿内的巨幅孔子画像。(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8月10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道德养成:社会的?个体的?》)

炎炎夏日里,阅读安乐哲(Roger Ames)教授的《儒家角色伦理学》却能感受到一股清爽之气。两年前我与安教授有过一面之缘。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他受主办方之邀做了一个主题演讲,演讲的内容便是儒家角色伦理学(Confucian role ethics)。印象里的安教授是一个安详和蔼的老者,头发雪白,面色红润,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当天的会议结束后,众人散去,但安教授仍未离开,而是耐心地和一个学生探讨问题。后来与安教授通了几次邮件,他每次回复都非常迅速。虽然笔者接触的不少西方教授都有及时回复邮件的习惯,但这无疑是一种儒家所追求的美德,因为它表达的是对对方的尊重——借用儒家的概念,便是“敬”。

《儒家角色伦理学》这本书之所以让我感到犹如一抹夏日清凉,是因为它很“接地气”。虽然同为“儒家哲学”,但与众多动辄言及形而上学、存在与本质、道德理想主义等抽象概念和原则的解读方式不同,安教授对儒家哲学的诠释很有点社会学的味道,并且浅白直接,通俗易懂。

他以“关系”为核心视角来重新审视和解读儒家,注重日常经验和社会实践对人的塑造。他认为,人在日常生活和社会实践中有各种特殊角色(如父亲、母亲、儿子、女儿、老师、朋友、邻居等),这些角色便是约定俗成的各种关系样态,呈现为家庭与社会的生活。因此,儒家伦理是一种“角色伦理”,这些角色和关系具有实在性、实践性和体验性,教给个体如何恰当地行动才符合具体特殊的关系域境。

职是之故,要实现“人生圆成”,学习做人的实践最为根本。如何“做人”呢?安教授不认为“学做人”需要受命于某些抽象原则、绝对命令或先决原理,而是把它放置在具体的家庭关系与社会角色中,人们在一种分享性活动与共同经验的环境里,逐渐习得做人的德性规范和伦理价值。家庭生活是儒家最重视的道德域境,这一点迥异于西方文化传统,在后者那里,家庭很少被视为提升人类经验的有效模式。

突出儒家德性的域境性和情势性,这显然不同于以康德主义重构儒家的思路。“做人”是一种“学”,是一个过程性关系的操演和练习,需要在多样的特殊活动中经过长期积累才能达成。“做人”实践的最终目标是把握行动方式的恰宜性,也就是对自己所具有的各种身份角色和关系进行适当掌握。安教授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达到“人生圆成”,在这个过程中,外在的“客观性原则”或超验的“绝对命令”并不起关键作用。

儒家角色伦理学的这一特点,与安教授试图把儒家思想与杜威实用主义哲学相结合的努力有关,或者说,他试图发现二者的类比性,以后者对儒家进行再诠释。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特别强调个体的社会性构成,认为个体性与社会性无法对立,人只有通过社会联系才能得到并施展个体性。安乐哲反对把人的行为抽象化,也不认为人是一种孤立自在的主体。他用“奥卡姆剃刀”把这些统统砍掉,然后把儒家解释为一个“关系构成的人的观念”。他在解释孟子的心之“四端”时说,虽然“四端”是天生与原始的,但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只是大体依赖它们,关键在于个人与他人的共享的社会生活,在于个体积极参与到家庭与社会关系的实践中。“四端”之固有意味着人的一种主观性,但人的成长亦离不开客观性(即他人和社会)。所以,人的道德发展是一个正在呈现的主观和一个多少客观的世界的协同。

事实上,安教授从关系、角色、域境、社会性角度解读儒家伦理,与他直接批判的对象——原教旨个人主义有关。他意识到在西方古代和现代话语里,人的社会性被不断地边缘化,“自由意志个人”的观念被不断强化,以至于发展出一种原教旨的“个人”观念。这种观念假定个体是离散的、孤立的,但这恰恰与儒家和杜威哲学“人是关系构成的”理念相违背。因此,他呼唤一种注重人的经验和生活整体性的哲学。他说,在人与人的相互关系和角色中成长,才是道德之本质所在。

这让我想起前不久刚刚去世的另一位西方儒学大家狄百瑞先生的观点。他挖掘儒家的自由传统,阐释中国思想中的自由主义特质。在他对儒学的阐述里,“个体”或者“自我”是一个贯穿始终的观念,与之相关的概念如“为己之学”、“克己复礼”、自发性、个体意志、道德个人主义、自认、自得等。似乎安乐哲教授与狄百瑞教授站到了儒家传统的两端,一端指向社会性,一端指向个体性。不过,儒家伦理并不接受西方的二元论思想,虽然它呈现出两种看似不同的面貌,却互为一体,或者说是“一体”的不同展现。实际上,不论安乐哲还是狄百瑞,他们都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只是在各自的研究中侧重的点不同罢了。不过,个人感觉安教授的“奥卡姆剃刀”似乎挥得有点用力过猛——如果把儒家个体看做一种社会建构,进而把儒家角色伦理视为一种依据特殊域境和关系的实践,那么,儒家价值是否还具有普遍性呢?又该如何解释狄百瑞先生反复论述的儒家士君子反抗压迫的自我意志呢?

(作者为爱丁堡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

1
回复

暂无评论!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深圳市罗湖区国威路68号深圳市互联网产业园1栋1404
邮箱:156824055@qq.com
©26国学网(粤ICP备09147267号-2)
IOS端
安卓端